2020年10月29日 星期四

会员登录

用户名:
密 码:
验证码:
点击换一张

您的位置 > 首页 > 行业新闻行业新闻

传统期货公司如何创新谋变?

作者:admin 来源:证券时报网 发布时间:2020-10-14 17:36:18

自上世纪90年代起,中国期货业发展已历经30年。从最初的懵懂发芽到现在全面规范发展,行业格局几经洗牌。

眼下,行业马太效应日益加剧,券商系、银行系等金融背景深厚的公司快速崛起。以深耕产业为特色的传统期货公司,如何在坚持初心的同时寻求突破,成为发展新阶段的重要课题。

三十年成长路

期货公司永远是在小路中探索和前行,但无论走得多么艰难,大家心里还是充满着阳光。我们走出了一条路,并且我们的劳动和付出正在逐步被广大投资者所接受。谈到期货行业的发展,南华期货董事长罗旭峰发出这样的感慨。

罗旭峰1993年开始入行,见证了中国期货业的发展。在他看来,中国期货行业发展大致经历了四个阶段:

第一个阶段是香港进入的阶段。最早的期货交易是从广东那边吹进来的,再到江浙地区。早期最疯狂时,拿到国家工商局营业执照的期货公司大概有三四百家,再加上地下的有两千家左右。当时没有专门的期货行业法规,通讯也不发达。

第二个阶段是由在国家工商局注册的首批公司作为代表的阶段。1992年底广东万通首家拿到了营业执照,1992年底中期公司开业,1993年金马期货拿到营业执照,还有包括浙江远通、浙江新世纪、浙江金达、上海金鹏、江西瑞奇等,数下来差不多10家公司,这些肯定是第一批能够代表中国期货市场的标志性公司。

第三个阶段是90年代中后期,国务院开始清理整顿外盘交易,期货行业经历了一个漫长的清理整顿期。直到2002年创出了中国期货市场的交易地量,那可以说是中国期货市场的一个至暗时刻。

第四个阶段是2002年后,特别是2010年以后,股指期货等金融衍生品上市,中国的期货公司开启券商系时代,资本市场的力量开始大举介入衍生品市场。

永安期货是中国期货业的标杆公司,对于行业发展,公司总经理葛国栋也很有感触:经历30年的发展,我国期货市场走出了一条独具特色的发展之路。中国期货业正处在加速发展和转型升级的重要历史机遇期,行业的国际化水平不断提升、服务实体经济的广度及深度不断拓展、规范化程度不断提高,期货业在我国多层次资本市场中的功能不断突出,成为大类资产配置的重要投向之一。

马太效应加剧

从无到有、从分化到集中,中国期货业格局发生了一系列深刻变化。从目前情况看,行业马太效应持续加强,券商系公司的发展势头强劲。

有数据显示,2019年全国149家期货公司营业收入为275.57亿元,总体净利润60.5亿元。其中永安期货去年净利润为10.03亿元,中信期货、国泰君安期货紧随其后,净利润分别为4.14亿元、2.59亿元。这3家头部公司占据行业总体利润近三成,而排名前10的公司利润总和更是占据行业五成,但净利润过亿的期货公司多数都有券商系背景。

近年来,中国期货市场马太效应不断加剧,行业利润二八分化明显,期货公司市场集中度大幅提升,优质期货公司向国内大中型城市聚集的势头较为明显,尤其是华东和华南地区,而且期货公司的头部化竞争仍在加剧,优秀的客户、人才资源都会向其聚拢。中粮期货副总经理兼研究院院长焦健说。

他还表示,在国内期货市场发展的不同阶段,头部公司主要分为产业背景期货公司和券商背景期货公司两类。在金融品种出现前,产业背景期货公司独领风骚,依靠股东背景,拥有传统优势。在金融品种发展壮大后,券商系期货公司引进券商已有的客户资源,借助整体在金融行业中的地位和品牌影响力,迅速占据了业界强势地位。券商系期货公司的崛起补足了期货市场资金厚度的短板,给期货行业带来了长期和深远的影响,同时也给予了商品系公司专业化的提升。

在洗牌的过程当中,券商系代表着一个时代,可能10年、20年以后还会出现分化。之后我相信商业银行等大型金融机构的理财业务会逐步加入衍生品的元素,风险管理会越来越被资本市场所认同和接受。谈到行业格局问题时,罗旭峰表示。

总体来看,中国期货业还处在增量发展的过程中。葛国栋认为,中国的期货行业面临的发展前景广阔,也将在我国乃至国际经济发展中发挥更重要和积极的作用,助力形成国内大循环为主体、国内国际双循环相互促进的新发展格局。面对不断增长的实体经济风险管理需求和人民群众的财富管理需求,期货公司的风险管理业务、财富管理业务、国际业务将大有可为。

传统公司突围

券商系期货公司的崛起已经有目共睹,在推动行业发展的同时,也加剧了行业的竞争。传统产业派的期货公司要突围,必须充分发挥自身特长、创新求变。

方正中期期货总裁许丹良称,股指期货推出后,券商系迎来爆发,一方面给行业带来更多新鲜的客户资源,并且客户资源先天优于商品期货客户;另一方面也带来了相对健全的经营管理模式以及投研。不过,券商系的崛起也给行业发展带来了恶劣竞争。券商系率先打出零手续费。第一,从零起步,抢客户资源,运用没有任何门槛的手段,伤敌一千自损八百,误判了行业发展;第二,不把期货当作赢利点,附加给客户的服务手段,不了解期货行业的前景;第三,收购以后,管理期货行业的往往来自于证券营业部的负责人,没有从恶性竞争中调整过来。

焦健认为,面对券商系的直接竞争,非券商系的期货公司就必须去加速自身的改革,摆脱经纪业务的单一收入模式,重点发展大宗商品期货与产业之间的服务对接,提升综合性风险管理服务的能力。

券商系期货公司规模都很大,但独立性相对较差,创新能力相对比较弱。南华没有券商背景,我们希望能走一条不同的路。中国资本市场的发展和创新,就在于差异化。跨过2020年以后,中国资本市场风起云涌,又要发生新的变化了,未来始终要有危机意识,更要有创新意识。罗旭峰指出。

在资本市场IPO上市,是传统期货公司巩固自身实力、突破瓶颈的路径之一。今年527日,浙江证监局披露永安期货辅导备案公示文件,公司即将冲刺AIPO。谈到期货公司上市问题,葛国栋表示,上市可以补充期货公司的长期营运资本,为期货公司进一步拓展风险管理、财富管理、国际化业务以及金融科技研发提供资金支持。同时信息披露的常态化、规范化,将有效促进期货公司治理结构的完善,也将提升期货公司的公信力,建立正面公众形象,吸引更多实体企业积极运用期货市场开展风险管理。